萝卜村医的由来


这个世界生来不平等,例如下图的三个人。平等是图一,公正是图二,现实是没有画的图三——小个子的箱子被拿走垫在了大个子的脚下。老子说人之道“损不足以奉有余”,而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”。图二,是天之道。

pingdeng.jpg

我对春雨张锐先生的印象不错,因为他做了网易公开课,还说了这样的话,“教育的不公平是最大的不公平。教育资源就应该免费、共享!”


是不是要免费只是技术问题,但教育要大大降低门槛是真的,是公正,是天之道。


除了教育,医疗不公平也是巨大的不公平。跟南京某三甲医院妇产科一位大主任聊过,他说中国城市居民一些医疗服务其实比国外来的要好要便利,但基层一些医疗服务比赤脚医生那会儿还不足,但是他除了偶尔去基层讲个课义个诊以外其他能做的也有限。山高水远,舟车劳顿,大家都忙,也能理解。


直接缓解医疗的不平等,全世界也没有那个国家做的好的。但是缓解教育不平等的事情不少人已经做了,能否通过缓解教育不平等的方式间接缓解医疗不平等的问题呢?例如,给基层医生提供医疗教育和适宜技术,进一步具备解决基层常见病多发病的能力及恰当的分诊能力;给普通用户提供健康科普,使之能够正视自己与疾病,少一些不切实际的健康需求,能够做一个“好病人”。


我觉得,通过医疗资源、互联网平台及受众的聚合,这是有可能的。而这,就是“萝卜村医”这个项目的来历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